• 首页 > 商业聚焦>正文
  • 男人捉针绣油画 一幅即拍550万

  • 责任编辑:cbmag 2008-07-30 08:00:00
  • 男人捉针绣油画 一幅即拍550万
      达芬奇的油画《蒙娜利莎的微笑》,大家都耳熟能详,而用中国传统的苏绣工艺,一针一线的绣出来更是意义非凡,稀奇的是,一幅精妙绝伦的苏绣作品,居然出自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之手。
      能用中国苏绣绣出西方油画的男人叫沈德龙,他是苏州市古吴绣皇工艺有限公司董事长,今年四十多岁。
      几年前的一天,一位美籍华人突然登门拜访沈德龙,美籍华人从身后画桶中抽出一张图,摊开一看,印的竟然是举世闻名的油画《蒙达丽莎的微笑》。
      原来此人大费周折找上门来,是想请沈德龙绣一幅苏绣版的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。
      苏绣很不简单,它和湖南湘绣、广东粤绣、四川蜀绣并称为中国“四大名绣”,而且自古就是一门闺中绝技。但沈德龙一个男人,怎么会有刺绣的手艺?
     
    男人拿起针线学绣花
      90 年代,沈德龙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,被分配到苏州刺绣研究所设计画稿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领导派给他的第一个任务,竟是拿起针线学绣花!“做刺绣?我说以前有男的做过吗?我觉得很奇怪,有点唐突,怎么会让我学刺绣?我以前从来没听说男人会做刺绣的。”
        男人本就是五大三粗,手也比较粗,男的学刺绣感觉挺滑稽的。别人异样的眼光让沈德龙心里很不舒服,但所长要求新来的大学生必须下车间实习。没办法,他只好硬着头皮,拿起从未碰过的绣花针:“针虽然很轻,但是因为绣的时候没有技巧,不知道怎么去控制它,所以一根银针没有四两重,但是根根骨头都会牵动。”
        沈德龙按老师教的办法,开始照着图案,耐着性子一针一线地绣,就这样,绣了两天,三天,一个星期之后,沈德龙面对自己绣出的东西,傻了眼:“花一个礼拜绣出来的东西,越看越难受。”
      好好一朵鲜花,却被绣成了烂茄子,沈德龙看着自己的作品,几乎失去了做下去的信心。可是如果自己对刺绣一窍不通的话,将来怎么为苏绣设计画稿?想到这里,他暗下决心,决不能半途而废,他要绣一幅自画像给大家看!
      别人听他这么一说,乐了,花都没绣好,还想绣人像?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?沈德龙的犟脾气上来了,他决定从头学起。
      苏绣,发源于素有“人间天堂”之称的苏州。那里山清水秀、人杰地灵,盛产丝绸,早在春秋时期,刺绣已被用于服饰。两千多年来,吴文化生生不息、代代相传,至今苏州的许多地区仍然一派“家家养蚕、户户刺绣”的繁荣景象。苏绣以针法精细、色彩雅致而著称,无论是人物还是山水,无不体现江南水乡那细腻绵长的文化内涵。
      沈德龙逐渐爱上了这门古老的艺术:“我觉得刺绣很神奇,它是古老的艺术,各种各样有颜色的丝线交织在一起很漂亮。”
        沈德龙又了解到,苏绣的技法可分为细绣、乱针绣等等,其中,细绣又名平绣,每一针都互相平行,绣面细致入微、纤毫毕现。而乱针绣则是后起之秀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绣娘杨守玉发明,它采用长短参差、粗细不一的丝线,纵横交叉、疏密相间,最大的特点是似乱不乱,层次丰富,立体感强,最适合绣制油画、摄影和素描等稿本的作品。
        沈德龙有绘画基础:“我了解的乱针绣是以针代笔,以线带色,它本身就是绘画,只不过是把笔换成针,把染料换成丝线,所以说它对技巧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,但对绘画语言的要求是特别高。”
      这乱针绣最适合表现油画的效果,沈德龙恰好是学油画出身,这种针法,简直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!发现这个秘密武器,他才有了绣自画像的大胆想法,他要来个中西合璧,绣出独特的苏绣来!可是许多高级工艺师都认为这年轻人是口出狂言,只有打好了平绣的基础才能学乱针绣,你还不会走就想跑?能跑的起来吗?
     
    与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结缘
      说干就干,沈德龙兴奋地回到研究所,问同事借了一面镜子,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一边飞针走线。
      没有一个人相信连平绣都没学会的沈德龙能绣出乱针绣来。
      “这个太不可思议了,能把它绣好吗?”
        “我觉得这不可能,因为乱针绣是经过平绣演变过来的,创新的,我们如果先学乱针绣应该是不可能的。”
      “不能这样绣,这一针怎么能绣到脸上去?破坏造型了。”
      ……
      沈德龙不顾别人的议论,自顾自的绣。一个月过去了,他把绣好的作品拿了出来。同事看了哭笑不得,这不是人像,这就是乱七八糟的线。
      沈德龙不慌不忙,让他们退后二十米再看:“他们站到远处一看都非常惊奇,哎呀,太了不起了,你的第一幅刺绣就绣那么好,我们一辈子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。”
      自绣像完成后,在研究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大家开始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,所里甚至将一幅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交给沈德龙调整。没有想到,经沈德龙调整过的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,让外国客人们赞不绝口,这幅作品的成交价也比当初的开价高出很多。这让沈德龙兴奋异常,原来,这绘画技艺与苏绣一结合,艺术价值提升了不说,居然还能带来这么大的经济价值。当时的沈德龙并不知道,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从此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        正是因为沈德龙成功改造过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,才有美籍华人慕名而来那一出。
        对方以重金相求,但却提出了很高的要求:“他说我要求非常高,我要求是一模一样,你能做到吗?”
        为了在规定时间内达到美籍华人的要求,沈德龙找来了四个得意弟子。他打算亲自教授技法,让他们每人各绣一幅。他想,这四幅作品中,总有一幅能让客人满意的。
        绣娘们缺乏绘画的功底,很难理解沈德龙的意图。其中有个绣娘,怎么也绣不出来,把沈德龙给急坏了:“我说你站在边上我绣给你看,明白没有?”
        接下来沈德龙手把手,一针一针来回教,不行就拆掉重来。
        转眼间到了交货时间,美籍华人如约而来。沈德龙心中忐忑不安,客人会对作品满意吗?
        美籍华人觉得不够精致,尽管不是非常满意,但还是把三幅作品全部买下了。他临走时的一句话,深深触动了沈德龙:“他说我走遍大江南北,看过不下一百幅蒙娜丽莎,这三幅是最好的,但是实际上按照你的实力,你可以绣得更好。”
        客人的话一直在沈德龙脑海里盘旋,他干脆把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油画带回了家,决定亲自完成这幅绣品。刺绣毕竟和油画不同,一针一线地绣,速度很慢不说,最让他痛苦的是怎么也绣不出皮肤的细腻感。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沈德龙还是没有找到感觉,常常绣到一半,又拆了个一干二净。唉,到底怎样才能绣出最完美的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呢?
    {分页}
    剪掉重来成就极品苏绣
      创作陷入瓶颈的那段时间里,沈德龙时常来到山塘街散心。望着桥下波光粼粼的河水,以及河畔错落有致的人家,他仿佛回到了“家家有刺绣,户户有绣娘”的时代。
      沈德龙在没有感觉的时候,就喜欢去山塘街找一些灵感。然而这一回,山塘街没有带给沈德龙更多的灵感,倒是客人不经意的一句话让他茅塞顿开。
      这天,他按一对夫妇的要求在制作合照绣品时融入了平针绣技法,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:“我用这种针法绣了之后,发现绣的东西并不刻板,并不匠气。为什么之前有这个印象呢,实际上是一种误区。”
        调整合影绣品的小小成功,使沈德龙脑海中灵光一闪:假如在绣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时也融入平绣技法,不就可以弥补乱针绣的不足,达到更好的效果了吗?沈德龙抱着尝试的心理开始了新的探索。
        一天,两天,三天,沈德龙绣到第二十六天时,蒙娜丽莎的脸部造型基本显现出来。沈德龙用相机仔细记录下作品在新的针法下每一天的变化:“用这种方法绣了后,超乎我的想象,不仅仅是细了,光滑了,而且同样能够把艺术效果表达得非常完美。”
        新的创作手法所产生的效果,让沈德龙兴奋不已,他的干劲更足了,常常一绣就是大半夜:“蒙娜丽莎花了好长时间绣完,绣完之后从某个角度看非常满意。”
        有一天,沈德龙把蒙娜丽莎换了一个位置,仔细端详,不料,这么一端详,竟发现了一个让他几乎无法解决的难题:“光看那双手非常漂亮,光看脸绣得也不错,但是一旦你放到整体里面,要不就是脸亮了,手暗了;要不说是脸暗了,手亮了。”
      这绣线毕竟不比颜料,没法儿调色,而且丝本身是有光泽的,绣出的作品,从这个角度看很满意,换个角度,光线一变,颜色就变了。要想绣出油画蒙娜丽莎的逼真效果,那可比登天还难。沈德龙每天对着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冥思苦想,突然有一天,他下了班回到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面前,一看吓了一跳,蒙娜丽莎的手竟然没了。是谁这么大胆把耗费了大量心血的作品给毁了呢?
      沈德龙上班的时候,只有妻子在家,沈德龙连忙问妻子。妻子说是她拆的,原来妻子自作主张动了剪刀,其实是为丈夫着想:“他愁到晚上睡不好觉,吃不下饭,烟瘾也特别大,作为妻子的我觉得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不行。”
      妻子看见丈夫为了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的手为难,急在心里,这时她突然想起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的故事。这位雕塑家有一次把作品的手雕得过于完美,以至于所有的人都被人物的手吸引住了,反而忽略了雕像的整体。为了整体的美感,他毅然挥起榔头,把雕像的手给砸掉了。妻子也想劝丈夫重新再绣,可要让丈夫自己拆是不可能的,妻子鼓足勇气,终于趁丈夫不在家的时候,走进了他的工作室。
      听了妻子的解释,沈德龙豁然开朗,在妻子的鼓励下,沈德龙静下心来,反复琢磨针法。经过不断试验,沈德龙终于攻破了难关:丝线虽然不能调色,但是可以调整走针的方向,只要“方向”找对了,色调就和谐了。就这样,历经千锤百炼,一幅堪称极品的苏绣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在沈德龙的手中诞生了。
     
    艺术价值转为经济价值
        苏绣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刚一问世,立刻受到了人们的关注。2007年,在北京艺海拍卖会上,当拍卖师亮出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绣品时,会场上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。
        三百万起价报出来以后,竞买人非常踊跃,纷纷竞价想把这幅作品据为己有,一直加价到五百万。
        听着报价一声比一声高,沈德龙的心里却越来越慌:“我心里面特别着急,我想这个画到了550万,如果一直往上飙,一直到达800万的时候,你不得不卖。”
        拍卖苏绣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,其实并非沈德龙的本意。几天前,筹办拍卖会的人慕名而来,请他把这幅杰作送去竞拍。沈德龙当时很犹豫,但家人知道后,却非常支持。
      家人的想法是拿去让收藏家估价这八年来的心血,沈德龙觉得家人的话有道理,便把绣品送到了拍买行。好在竞买者喊到了550万时,报价不再上涨,沈德龙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宝贝终于留住了!
      对于沈德龙来说,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已不仅是一幅苏绣作品那么简单。他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,才完成这幅作品,已经被他看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。这样的镇店之宝,确实不舍得卖。
        2002年,沈德龙成立了古吴绣皇工艺有限公司,将苏绣与油画结合的技艺传授给店里的绣娘,逐渐树立起自己的品牌形象,成功地将苏绣店扩展到北京、大连、深圳等地。
        沈德龙坦言成功的原因:“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从1998年往后的多年中,蒙娜丽莎见证了我们整个公司的成长过程,让我有了一个体系来教给我的徒弟,徒弟的徒弟。使我这个几年当中,树立起来我们自己的品牌形象,达到了一个非常难达到的高度。让我的品牌更有底蕴。”
         从古到今,刺绣一直是女人的专长,苏州绣娘天下闻名。但沈德龙,这位苏绣界的男版花木兰,竟是须眉不让巾帼,他大胆创新,将西洋绘画的观念和技法与传统的苏绣相结合,不但推动了苏绣工艺的发展,提高了苏绣的艺术品位,而且成功地把艺术价值转变为经济价值。通过蒙娜丽莎,沈德龙和西方艺术大师达芬奇,进行了一次跨时空的握手。

    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中国企业500强发布
  • 罗杰斯警告可能爆发货币危机
  • 国美股权激励 从家族制到职业经理人时代
  • 经济学家称中国经济规模年底将超日本
  • 文化产业振兴规划有望出台 传媒业迎来契机
  • 国外IT业瞄准中国农村网络化
  • 地产商任志强博客炮轰央视 称其仇视房地产
  • 柳传志复出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您的商品销路不畅可能是因为这几分钱的投入!...

  • 荣金风:脚下这片土地让我充满力量

  • 神清气爽的养生法——辟谷

  •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• 风险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
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    E-mail: cbmag@163.com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60737408
    (C)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