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玩家>正文
  •  等不到天黑 烟火不会太完美

  • 责任编辑:新商业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8-09-14 10:42:20
  •  

      泡桐树上的黄叶落了满街

      她的生意依旧不温不火

      自从宁强入驻挑水巷开始卖炸土豆,苏红梅的生意就越来越差了。

      苏红梅觉得宁强毫无职业道德,不按江湖规矩乱抢生意。之前他的摊位不在她对面,是在隔着半条街的另一边。那边的地理位置不太好,人流没这边多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慢慢地以她的摊位为目标而移动,最后挪到了她的对面,每天没客人的时候,他们就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他们都在小吃街上摆摊。小吃街不叫小吃街,叫挑水巷,原来巷的尽头有一口井,人们每天都要挑水而过。水洒在石板路上,天长日久,石板越来越青,经年的摩擦仿佛可以照见人影,成为这个小城市颇有历史古风的一条美食街。

      苏红梅的摊位是卖炸土豆的,宁强也是。苏红梅嫌他在对面抢生意,经常跟他掐架,但没啥用,宁强依旧厚脸皮地跟她抢。他的嗓门很大,炸土豆咯!独家配方,天下第一好吃的炸土豆!无公害土豆哦!又甜又糯!

      苏红梅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,脸皮没他厚,嗓门也大不起来。人们经常被宁强的吆喝吸引过去,有时甚至已经在苏红梅这下单的顾客,也退了钱去了他那。宁强抿着嘴笑,苏红梅恨得牙痒,她总在想用什么办法能治他。

      可整个秋天过完,她除了多研究几种口味的土豆来正当竞争,别无他法。泡桐树上的黄叶落了满街,她的生意依旧不温不火,她很着急,因为她需要钱。

      苏红梅家里只能供弟弟上大学,她高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了。她的梦想就是开一个炸土豆的店,店名可以叫:土豆姑娘。她还要请在大学学设计的弟弟,好好设计一整套什么VI,还有一个最完美的LOGO。把每一个装土豆的盒子都印上LOGO,金黄的底色,每个人看到的时候都会过目不忘。

      可现在呢,她面前只有一盆火,一口锅,一张包了铁皮的桌子镶在三轮车上。梦想是金碧辉煌的,现实却惨不忍睹。

      好在,庄杰说会帮她。他在追她,同村的男孩子,在一个汽车修理店上班。可说是一回事,现实又是另一回事,他家也好不到哪去,兄弟姐妹多,家境一般。

      苏红梅起初看着城里有个卖炸土豆的都开了连锁店,搞起了品牌营销,苏红梅就希望自己的未来也能如火如荼。她这些年省吃俭用攒下三万多块钱,但离梦想还有一大截,宁强就像她生命里的一个屎壳郎,每天给她添堵。在上午没生意的时候,他总是拎着小板凳过来坐着指手画脚。

      “哎,花椒要适当,多了太夺味。你这腐乳哪个牌子?要牟定的味道才好。炸土豆,看着简单,要弄得好吃,不容易啊。”

      苏红梅就恶狠狠地瞪他:“我要你管!”他依旧嘻皮笑脸,絮絮叨叨,苏红梅说:“起开起开,别影响我做事。”

      宁强拎着小板凳过去的时候,旁边卖卷粉的赵大姐就小声地说:“小苏,他喜欢你哟。”

      “啊”!苏红梅眼睛瞪大,做出快吐的表情:“怎么可能呢,我可不要这种变态的喜欢!”

      风从巷口缓慢地吹过来,挑水巷的各种香味灌进人们的鼻子里。

      后来苏红梅发现宁强老是在看她,在他把土豆放进滚烫的油锅时,当他在砧板上切土豆时,当他吹着口哨放佐料的时候,他的目光在她脸上一闪而过。她的脸就会烫起来。

      一个奔向新生活新未来的诺言

      庄杰有时会来帮苏红梅的忙。那天晚上起了北风,收摊的时候她一直在咳嗽,她收拾东西回家,看到白天热闹的挑水巷缓慢地陷入死寂的黑夜里,眼睛就起了雾。

      生活在底层的人最怕的,不是当下的艰苦,而是漫无目的的等待,并且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苏红梅在北风里摸摸冻得通红的鼻子,突然觉得人生好悲哀。

      庄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。他递给她一个硕大的棉花糖:“红梅,我买的云,你尝尝。”

      云?苏红梅看着一团白色飘在眼前,确实像一朵云。她咬了一口,甜得直甩头。

      她笑起来,看着这个男孩,他有年轻的面孔,也有在社会上练就的世故和精明,他说喜欢她,经常站在村头的大桥上唱歌给她听,她一直犹犹豫豫没答应,她不知道爱情是什么,是让一个人陪着你鼓励你艰苦奋斗?还是看着你承受生活的苦却无能为力?没有怦然心动,没有期待和想念。但她对他不反感,他们一起长大,还算门当户对,谁也不会看轻谁,谁也不会显得卑微。

      于是,那天她坐在三轮车后吃着棉花糖,他在前面蹬得直喘气的时候,她就说:“我们或许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    “什么?”他回转头来,车子在柏油路上晃了晃。

      “我说我们或许可以试一试。”她又说。北风呼啸,一说话就灌进嘴里,她又咳嗽起来,他激动得跳下来,抱住她直蹦。

      “我知道你的梦想,我们一起努力,一定能很快开上一个店。”那晚庄杰说了很多遍。

      这是诺言吗?苏红梅一直在笑,或许是吧,一个奔向新生活新未来的诺言。她的心里有了甜蜜,棉花糖和他的话都带给了她很多甜蜜,让她觉得生活没那么苦了。

      春节过后,政府针对小城得天独厚的资源大搞旅游宣传,最近挑水巷外地游客很多,人气很旺。

      庄杰一周可以休息一天,他过来帮苏红梅的忙。宁强坐在对面,一脸的阴郁。他的嗓门更大了,喊得震天响,庄杰也喊,抬了盘子到路中间请顾客试吃。两个死对头更加剑拔弩张。

      庄杰没来的时候宁强又嘻皮笑脸地过来跟苏红梅搭讪,苏红梅对他爱搭不理,他问她:“哎,苏红梅,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      哪里得罪了?都明目张胆地在对面抢生意了,这还不是得罪吗?苏红梅心里想着,鼓着腮帮子却不搭腔,旁边的赵大姐抿着嘴笑,宁强挠挠头一脸茫然。

      庄杰发信息给苏红梅,兴奋地对她说:“你的梦想马上就能实现了。我有个亲戚那里有个项目需要筹款,我表弟去年拿了5万块,年底就变8万了.红梅你有多少钱,我们一起投进去。”

      “真的啊?”苏红梅觉得不可思议。如果投10万,不就有16万了?这得卖多少盒炸土豆啊。

      “当然是真的,我表弟钱都拿到了,正得意呢。”

      宁强凑过头来看信息,说什么事这么高兴?苏红梅瞅他一眼说:“不久的将来,我就不在这卖炸土豆了。”

      “那你要上月球卖?”

      “我要开个店,正正规规地卖,树立我自己的品牌。”

      宁强听了,呆呆地看着她,若有所思。

      之后苏红梅凑了凑,总共拿了4万块给庄杰,庄杰那有3万,一起投了进去。苏红梅像揣了一个极大的希望,整天变得神彩飞扬。宁强的顾客多,她也不在乎了,有时候金钱真的可以使人变得温和。

      宁强对她说:“苏红梅,你现在不瞪眼睛,变漂亮了。”她低着头笑,把削得白白胖胖的土豆扔进透明的水里。

      爱情让人甜蜜

      又让人患得患失

      夏天快来的时候,天黑得越来越晚。庄杰经常不见人影,以前总来接她,现在打他手机他总是神神秘秘地说:“有正事,红梅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      苏红梅就自己收摊回去,相处了一段时间,她对他没有太多的依赖,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不像是她的男朋友,好像只是她的一个伙伴。就像村里任何一个小伙伴一样。

      那晚她收摊的时候宁强说:“苏红梅,今天我生意好,请你吃饭?”

      “吃什么?”苏红梅不想跟他客气,她始终记得是他抢了她的生意,也就是说,他赚的那些钱里本来有一部分应该是她的。

      那晚他们去吃了川菜,还有热气腾腾的烤肉串。就着啤酒,两个人吃得很热闹。苏红梅觉得宁强好像没那么讨厌了,仔细看看他,国字脸,高鼻梁,寸头,虽然每天对着油锅,衬衫也还是干干净净的。

      宁强举起酒杯说:“要是以后你开店了,我来帮你打工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呀?”苏红梅晕乎乎地问。

      “因为……哎呀,不说这些了,以后你会明白的。”他灌了一口啤酒,把小肉串嚼得滋滋冒油。

      苏红梅的脸越喝越红,后来宁强又问她:“你要跟他结婚吗?”

      “不知道。”她真的是不知道。

      “我真希望他消失。” 宁强托着腮帮子一字一句地说,在朦胧的夜色里,像一个倔强的孩子。

      苏红梅从没想过宁强的话会应验,庄杰真的消失了。别人比她先知道的,那天几个人凶神恶煞地来挑水巷找她,问你是庄杰的女朋友吗?他到底躲在哪里?她一脸茫然地说不知道啊,那几个人就开始砸她的摊子。

      挑水巷摆摊的同行在旁边呆站着看热闹,谁也没帮忙,只有宁强奔过来拦着,脸都被揍青了。他把苏红梅拉到身后,紧紧握着她的手。苏红梅一身的汗,他的手心也全是汗。摊子被全部推倒在地上,摔坏的油锅歪倒在青石板上,白白胖胖的土豆咕噜噜滚了一地,一片狼藉。

      巷口的治安员到的时候,那些人早跑光了。苏红梅伏在宁强的身上哭得稀哩哗啦。

      后来她打庄杰的电话,去他家找,去修理店找,始终找不到。他家里的人早乱成一团了,庄杰怂恿亲戚朋友集资上百万,前段时间还没日没夜地赌博,现在躲债跑得无影无踪。

      4万块消失了,梦想消失了,苏红梅不再去摆摊,她觉得辛苦了几年,生活突然变成了一个大笑话,变成了一场空。她再不跟宁强抢生意了,他的生意应该会更红火,或许是她欠他的,他一心一意地帮了她,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      可宁强不饶她,打了电话来直哼哼:“苏红梅,哎哟,苏红梅,我腰都扭伤了,牙齿痛得吃不了饭,削土豆的力气都没有,怎么办,你得来补偿。”

      “怎么补偿?”

      “快来帮我削土豆当小工!”

      苏红梅去了,其实她可以不受他的威胁,但她却莫名其妙地担心他的伤。她突然变成了他的小工,削土豆、切土豆、炸土豆,他像一个怀孕的女人那样用手抵着腰,在旁边指手划脚。油要控制在什么温度,土豆要炸成什么颜色,佐料要怎么放,放多少,他絮絮叨叨,像一个唐僧。

      天气越来越热,夏天的挑水巷热闹非凡。她终于知道宁强的土豆为什么那么好卖了,从土豆到调料再到火候,都保持了水准,加上葱花、香菜、辣椒面、腐乳,她第一次吃了他弄的土豆,味道真真好。

      她觉得自己以前很无知,很自大,很矫情,现在她心甘情愿帮他打工,他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。

      除了当小工,她还熬汤给他喝,因为他总是贱兮兮地说:“苏红梅,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我得喝汤补补。”

      苏红梅每天晚上回去熬汤,第二天用保温桶带来,宁强说:“你熬的汤比你炸的土豆好吃一百倍。”

      苏红梅就笑,然后熬得更用心。在晚上熬汤的时候,他的样子常常会不经意地浮在脑海里,他系着围裙戴着白帽子站在油锅旁边,认真地冲她笑。

      后来的某一天,宁强说:“我想请你做我的CEO,盘一个店面的钱有了,具体的位置装修和你以前说的什么LOGO和VI,你得拿主意哦!”

      苏红梅呆呆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要我拿主意啊?”

      “因为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很久了。从第一次把摊子搬到挑水巷,我就喜欢你了。”宁强一边喝汤一边说,他低着头,不敢看她,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    苏红梅的脸红成了西红柿,心跳得快冲破胸腔了。她这才明白,原来这就是爱情啊,会让人在甜蜜和兴奋之后,又患得患失地盼望着和他能有许许多多的未来。

      他们的店在第二年开张了,店名叫做“两口子”,除了炸土豆,还增加了一些其他品种的小吃。盛土豆的小盒子是金黄的底色,上面有一男一女戴着厨师帽的简笔画。

      宁强和苏红梅每天在店里忙得不亦乐乎,热油滚烫,土豆金黄,调料鲜香,爱情在辛勤忙碌的生活和脚踏实地的努力之下开出了花。

    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9600万元预收款让我非常焦虑:我到底热爱什么
  • 全国象棋少年赛落幕 湖北武汉再添新冠军
  • 玄贶:浅谈中国香文化
  • 优秀电商平台应在关键技术上保障信用交易
  • 美黎汇打造《女神浙商》宣传片
  • 2018“领秀之夜”拉开序幕
  • 婚姻像海上行船 万般努力 只为去看更远更美的
  •  等不到天黑 烟火不会太完美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您的商品销路不畅可能是因为这几分钱的投入!...

  • 荣金风:脚下这片土地让我充满力量

  • 神清气爽的养生法——辟谷

  •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• 风险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
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    E-mail: cbmag@163.com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60737408
    (C)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