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商学院>正文
  • 前中层解密乐视危机:贾跃亭不是想骗钱

  • 责任编辑:pearl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7-09-05 16:04:14
  • 乐视
  •   贾跃亭为什么做手机

      贾跃亭在2013年九十月份的时候就想做手机了,所以一开始他找了一些手机相关的研发人员,主体是联想的人,梁军找了些人做了前期的研发。

      为什么要做手机?我认为是基于两方面考虑。

      第一,在视频网站往移动端转变的时候,乐视网落后了。落后的原因有二:一是跟推广和传播的重视程度有关,乐视以往都是在PC端做得相对成熟;二是跟乐视网的内容有关,乐视的内容都是长视频,而优酷土豆这种短视频为主的网站显然更适合移动端。

      怎样突破移动端的用户量?自己做手机、做移动设备是一个方向,这样可以和自己的手机做深度融合。这方面乐视做了很多探索,有不错的效果。

      乐视从2014年开始决定做手机,2015年5月19日开始销售手机,到了2016年底销售了两千万台左右。这些手机基本配置属于前沿档位,是比较有性价比的配置,尤其在视频应用、使用感受方面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    手机业务给乐视网移动端的日活用户带来了很大增长,这是我认为做手机给乐视网带来的直接价值体现。毕竟手机产品在2014年到2016年还是受关注比较高的品类,因此手机给乐视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。

      手机业务贾跃亭参与程度非常深

      乐视做手机的团队主要架构来自于联想,尤其是初期,后期增加了华为等其他品牌的人员。

      手机团队的激励机制包含两方面:一是贾跃亭把自己乐视网的股票给部分员工签代持协议,相当于赠送一部分;另一个是把乐视移动的股份分出一部分。

      贾跃亭是个野心比较大的人,所以乐视第一代手机有三款,其中售价较高的两款是基于高通的芯片,低的那款是MTK联发科的。样机在2014年10月左右出来,但当时大家有许多不满。一是高端机器上没有指纹,随后临时调整增加指纹;二是整体的厚度和质量偏厚偏重;三是屏幕太容易碎,因为追求所谓的无边框。传统的手机旁边都有个框把液晶屏包在里面,但贾跃亭想要跟别人不一样,我们的液晶面板包括玻璃板盖在这个框上,实际上是把框压在下面。在这种情况下,手机稍有磕碰,边角和屏幕就很容易破碎。这是当时大家顾虑的问题。

      手机业务贾跃亭参与程度非常深。他2014年11月回来,住了一个多月院,从2015年元旦开始,每周日手机的例会,下午三四点钟开始,基本都不会早于11点结束,偶然会开到凌晨两三点。

      乐视手机业务

      为什么会欠那么多钱

      2015年414发布会后,乐视移动在随后3到4个月时间里融资数额大概为35亿元人民币。这个融资实际上是可股转债的方案,一两年之后,投资者可以选择固定的利息收入,也可以选择股份。应该说,乐视移动在起步阶段,资金相对来说比较宽裕。

      既然如此,手机业务为什么会出现对供应商大额欠款的情况呢?究竟是哪一环节出了错?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但回答起来是个比较复杂的概念,要从贾跃亭本人说起。

      贾跃亭这个人外界对他有三种印象:谦逊、真诚、有理想情怀,这也是当时他为什么能够把王永利、丁磊这些人聚拢在一起做事情的原因。但在公司内部,在一起久了之后会发现贾跃亭身上有一些缺陷。

      第一,他欠缺管理的基本素质,在用人方面体现了自卑和自负的两个极端。贾跃亭对外的谦逊给大家留下了极好的印象,但实际上,在对内的管理上,他非常接受不了反对和不同意见,所有反对的观点或者他不认可的,他就会推之为“你们这是传统的观点,对今天这个时代已经不适用了”。比如从荣耀来的刘江峰,他谈起华为的一些好的东西,贾跃亭听完第一反应就是:江峰,你说的这个东西是很好,但对于我们来说不一定有用,我们不能沿着这一模式往下走。

      所以,贾跃亭在管理、用人包括经营上的概念、观点非常不强,他没有一个很强的经营团队。贾跃亭最信任的几个人,我不好判断他们是真心信服贾跃亭,还是为了讨贾跃亭欢心,总之贾跃亭说什么,大家都拥护,就这么往前走。

      我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解释,为什么乐视移动会欠供应商这么多款。乐视移动欠供应商款由三方面因素造成:第一当然是定价,定价毫无疑问是贾跃亭为核心来定的。第二是在资金挪用上,他手下几大子生态资金是他自己自由挪用调动的。第三是在区域的销售和回款上出了问题。

      乐视定价的逻辑,像乐1S最终销售600万台,这对于一个新品牌来说是很难得的成绩了。乐1S立项成本大概1280元,贾跃亭把供应链的负责人叫在一起询问,如果销售出去500万台乐1S,成本能降到什么水平?供应链当时的负责人承诺是1050元。

      我再提一句,乐视移动的总裁是冯幸,但实际研发负责人是梁军、供应链负责人是王大勇,这些人都是直接向贾跃亭汇报,而不是向冯幸汇报。所以实际上,是贾跃亭在做最核心的决策,并不是冯幸,而贾跃亭在中后期却又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参与乐视移动业务。

      在成本1050元的情况下,贾跃亭将零售价定为1099元,实际上最终机器做到600万台的成本还是1200多元每台。乐视专门开过会分析其原因,王大勇的解释是:第一,汇率的变化,因为很多核心元器件是美国进口,没有像联想、华为那些,企业采用对冲的方式应对风险,产生了损失。第二,跟供应链的付款没有预想的好,所以说好要给的降价没有降,导致成本最终没有降下来。

      第二,在乐视移动账上有钱的时候,或者乐视跟渠道收了销售款以后,贾跃亭有需要,可能会挪用资金,也许会还回来,也许还不了那么多。我没有特别清晰的发言权,但这种事情是必然存在的,具体这个因素产生了多大影响我没法知道。

      第三,销售的问题。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,乐视在推全球化,当时亚太及香港市场负责人是莫翠天,他曾经在魅族干过。据我所知,至少超过130万台、销售款大约10亿元的手机发到印度,是没有得到回款的,这个事情比较确凿。

      乐视手机进入印度市场,不是乐视移动直接卖给印度,而是乐视移动发货到乐视印度分公司,莫翠天那边负责销售。

      一开始发货数量达到几十万台,有几个亿销售款的时候,乐视移动决定停止给印度市场供货,因为没有回款。莫翠天的解释是,乐视控股并没有给乐视印度相关的办公费用,所以他将回款截流了。

      在这种情况下,乐视做出决策停止给印度发货,但贾跃亭亲自打电话找到冯幸,说必须发货,你们太没有大局观了。我们只好接着发,但还是没有回款回来。这样积累下来,乐视移动必然没有充足的资金给供应商付款。

      资金问题贾跃亭十分清楚,每周会议都会有经营损益的汇报。现在整个手机团队算是名存实亡,80%的员工都裁掉了,基本属于停滞状态,网点也在不断收缩。

      功过贾跃亭

      我对贾跃亭的印象,一开始认为他有理想勇于创新,到后来逐渐发现,贾跃亭核心的技能是传播和在上市和非上市体系之间做账。

      他实际上是把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做成两个水池,核心是保证上市公司体系的水要稳定,如果有问题,就用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亏损。当然这个亏损可大可小,根据实际情况来定。

      在这种预期下,上市公司除了今年最新的财报外,回头看业绩是非常好的,这在整个视频网站中是很罕见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加上整个产业的扩充,使得乐视网的股价不断攀升,贾跃亭利用这样的状态不断套现。

      实际上我们内部看得很清楚。举个例子,比如乐视移动亏损了30亿,但是今年乐视网市值涨了100亿,我可能变现了100亿,其中只要拿出30亿给乐视移动,还剩下70亿。这就是我认为的贾跃亭财务运作的核心。

      贾跃亭另一个致命缺陷是对产品有不切实际的追求,但他又不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。手机并不是把最好的东西堆砌在一起给用户的感受就是最好的,核心还包括你的设计、手感、重量和软件优化,并不是最新最贵的处理器、最大的内存、显示分辨率最好的液晶屏放在一起就让用户感受最好。

      我认为贾跃亭过于迷信推广和公关传播了。在乐视体系这个团队很大,过于迷信传播和推广的力量,从而忽视了产品。

     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比如手机、汽车这样的产品,用了之后感觉不好,我仍然不会用它,所以传播和产品之间是相辅相成的。贾跃亭是过分关注传播,在产品上的投入远远不够。

      我的理解是,贾跃亭有他的一定的关系,定增、套现一直走得比较顺,所以他不断用这种方式来扩大产业,因为没有别的资金来源支撑他,不断扩充他的产业。一旦出现问题,资金链问题就突显出来了。

      贾跃亭不是想骗钱,本质上和旁氏骗局有区别。他确实有他的想法,想用上市非上市体系之间平衡的模式,不断地增加市值,套现之后把产业做大。他是一个想做大事的人。

      当然,从去年底开始,贾跃亭发现整个问题的窟窿远远超过他能解决的范畴,所以我认为他在去年下半年已经做好了转移资产的准备。我今天对他的判断是,他回来的可能性不大,除非他能够保证回来后还能来去自如,没有这个保证他不会回来的。

      (本文根据澎湃新闻《离职中层解密乐视危机起爆点:手机业务巨亏根源和双面贾跃亭》一文整理,部分有删减。)

    猜你喜欢

  • 乐视网上半年亏损逾6亿元 将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
  • 乐视网:过去1年被起诉类案件33起 涉案金额15.97亿元
  • 乐视系公司金融体育业务或相继被转让
  • 孙宏斌的乐视新棋局:地产业务何去何从
  • 乐视30亿商业地产残局:商户无奈亏本苦撑
  • 消息称乐视金融杨新军提出辞职 任职仅三个月
  • 乐视金融放出“高息”产品 贾跃亭发微博力挺
  • 乐视网高层调整:刘淑青任高级副总裁,袁斌任CTO
  • 乐视回应世茂工三交易终止传闻:出售事宜进展顺利
  • 娱乐视线网招聘驻校园实习娱乐记者,谋求新机遇
  • 前中层解密乐视危机:贾跃亭不是想骗钱
  • 全世界最懂美的公司:用户价值决定公司价值
  • 360影视大全遭央视索赔1千万 因擅播2016欧锦赛
  • 车联网巨头博泰为何牵手一家停车公司?
  • 酷派生死劫:被3家银行索债 或转型做房地产
  • 校园贷现状: 违规经营、新变种与泛滥的中介
  • 高通不是救星,魅族的2017依然不乐观
  • 特斯拉的中国教训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商人杂志     E-mail: news@cbmag.cn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184319671
    (C)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